返回首页 / 10月29日《荒漠甘泉》: 全年目录


  “他必坐下如炼净银子的。”(玛3:3)

  我们的父要我们完全圣洁,象他自己圣洁一样。他知道炉火的价值。我们都知道金属越贵重,化炼越费力——它们必须经过烈火,因为烈火能叫它们熔化;只有在熔化的时候,才能把掺杂在里面的杂质分别出来;也只有在熔化的时候,才能把它们造成新的模型。老练的化炼师是一直坐在坩埚旁边,从不走开的,他惟恐热度一高就会叫金属受损。他把最后的渣滓从面上撇去;一看见自己的脸从其上反照出来,他就立刻把炉火熄灭。——斐尔逊
【行距: 】 【字体: 】 【颜色: 绿